我收了幼年大佬们做徒弟

浮岛

首页 >> 我收了幼年大佬们做徒弟 >> 我收了幼年大佬们做徒弟全文阅读(目录)

紧急情况:soxscc.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记住新域名 m.soxs.cc

大家在看 天医凤九 科举逆袭:最强女首辅 合欢宗的女修绝不认输[穿书] 渡佛 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 卸甲后我待字闺中 小夫郎他天生好命 黑莲花今天洗白了吗 宰执天下 神医大小姐:殿下,别过来
我收了幼年大佬们做徒弟 浮岛 - 我收了幼年大佬们做徒弟全文阅读 - 我收了幼年大佬们做徒弟txt下载 - 我收了幼年大佬们做徒弟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沈谷cp番外(完)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谷秋雨不愧是魔域第一毒修, 她从药理到寻找都是一流的。

沈怀安跟着这无定门的弟子找了半年才找到此森林,结果跟着谷秋雨, 没到两日便寻到了秘境入口。

从外面看,秘境入口是旁边一棵参天大树的复制投影,在密密麻麻的山林中几乎无人能够发现。

二人不知这五千年一现世的秘境是否凶险,可他们第一次携手面对,心中竟然十分平稳淡然。

生死与共,何为惧?

沈怀安和谷秋雨握着彼此的手,一起进入了秘境之中。

这玄泪秘境不愧是五千年一出的上古秘境,内部十分叵测。

二人刚进去时吃了不少苦头,幸好修为高深, 全部堪堪化解。

后来他们终于发现了这秘境的规律。

整个秘境犹如一个巨大的天干地支五行圆阵, 十天干和十二地支依次匹配, 有规律地隔着时辰变化, 而秘境中各个地方也会随着变化而不断地产生环境变动。

看起来是一个大秘境,其实内部是无数个小秘境组成, 各有各的环境束缚和危机, 甚至不同的小秘境里,时间流速和基本构成都各不相同。

沈怀安也不由得感慨, 那无定门的弟子还真捡回一条命,这里面实在太过于凶险了。

为了防止分开被冲到不同的小秘境里去,二人用高阶长绳困住了彼此的手腕。

各个秘境时间流速不同,两人接连闯过几个秘境, 已经昏天黑日,逐渐丧失了对真正时间的概念。

又是一个秘境, 沈怀安和谷秋雨从沙漠中逃出来, 他们站着戈壁滩的悬崖边上喘气, 二人都一头一脸的沙子。

他们互相注视彼此,又不由得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时,天地又嗡嗡震动起来。

“又要开始改变了。”沈怀安蹙眉道,“希望我们没有走错方向。”

话音未落,咔嚓咔嚓——秘境变换的声音响起。

短短的瞬息之间,太阳升起落下,沈怀安和谷秋雨刚刚握住彼此的手,脚下忽然一空。

他们踩踏的岩石消失不见,二人迅速向着悬崖下方跌落。

沈怀安和谷秋雨尝试运转体内能量,他们不由得惊恐地发现,体内的真气/魔气消失不见了!

这个秘境里,不存在灵气?!

他们就犹如两个普通人一样跌落悬崖,却毫无办法。

“沈怀安!”谷秋雨叫道。

沈怀安咬紧牙关,他一用力,将谷秋雨扯入自己的怀中。

坠落,坠落,不断地坠落。

咔嚓————!

在落地的前一秒,秘境更新完毕。

>>>

这个秘境,恐怕是所有秘境中最温和平静的一个了。

蓝天白云,广袤的森林和清亮入湖的小溪,宛若世外桃源。

这里没有灵气和魔气,也没有危险,时间却要比外面慢数百倍。

秘境中,沈怀安和谷秋雨都失去了记忆和能力。

二人随即出现在秘境的不同地点,像是普通人一样在秘境中努力生存。直到有一天,他们在秘境中心的湖泊边相见。

从警惕试探到放下戒备共同生活,就这样,两个毫无记忆的人慢慢彼此相爱了。

他们在湖边建立起木屋,按照本能做了小小的院子。

沈怀安捕鱼打猎,谷秋雨磨草药晒果干。

没有身份,没有隔阂,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栖,隐居在这世外桃源里,犹如最普通的一对年轻夫妇。

谷秋雨趴在沈怀安的肩头,娇嗔地撒娇要花环,沈怀安就爬一天山去给她采最好看的花朵。

沈怀安劳作时受了伤,谷秋雨便心疼地做好了草药膏,一点点涂抹沈怀安的背脊,二人总是涂着涂着就到了床上去。

生活风调雨顺,夫妻恩爱。

他们在秘境中一起渡过了八十五年,直到老去。

唯一的遗憾便是无论如何都没有子嗣——身处时间秘境的失忆二人自然不知道自己在秘境里,更是不可能有孩子的。

这个秘境没有危险,最大的折磨和考验就是时间,漫长的时间。

挑战秘境者只能熬过漫长的、孤独的时间,一直到老死才能走出秘境。

却是无人能够想到,沈怀安和谷秋雨在这个秘境里竟然能如此幸福地度过普通人的一生。

他们一辈子只拌过嘴,没吵过架,老死的时候,仍然牵着手。

谷秋雨先走了,随后是沈怀安,他们同一天去世。

待到再睁开眼睛,是在秘境中先死的谷秋雨。

她呆坐在原地,怔怔地流了一会儿的泪,才慢慢回过神来,想起了自己身处何方。

谷秋雨低下头,她推着昏迷不醒的沈怀安,沈怀安也醒了过来。

二人缓了好一会儿,意识还是有些浮浮沉沉,分不清秘境和现实。

似乎已经与身边人度过一生,恍然回过神来,才想起他们甚至从未开始过。

经此一秘境,二人之间骤地紧密,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氛围紧紧笼罩着他们,那样亲密,好像再也无人能够插/在他们之中。

千难万险,他们终于摘下了秘境最中央的断情玄泪草。

灵草被摘,整个秘境骤地停止运转,出口在二人头顶出现。

沈怀安刚要走,谷秋雨却拉住了他。

“等等……”谷秋雨低声道,“玄泪草只有一个,该如何是好?”

他们要脱离秘境,现实的问题就不得不考虑。

这五千年的玄泪草,若是给谷秋雨,她会给魔尊殷广离,沈怀安是不可能让的。

可若是给沈怀安,沈怀安日后给了哪位修仙界大能,也是魔界的威胁,谷秋雨也不会干。

这便有点左右为难了。

沈怀安想了想,他说,“要不然,我们二人就在秘境里把它吃了吧。”

“什么?!”谷秋雨睁大眼睛。她看到沈怀安一脸自信和笃定的样子,她忍不住伸手打沈怀安的肩膀,“你知道你这样有多暴殄天物吗?”

“那又能如何?”沈怀安正直无辜地说,“我们找到的玄泪草,我们自己吃,天经地义。”

二人虽然对彼此背后的阵营十分有敌意,可对他们彼此却是没有的。

——这灵草给敌人我是不许的,可若是给你吃,那倒是没有问题。

谷秋雨一想,这样最好解决,也好交差,还不浪费,那便这样做吧。

于是,他们在发现玄泪草的旁边支起了锅,谷秋雨小小的调节了一下之后,二人你一口我一口的吃了。

吃完之后,心腹发烫,修为竟然隐隐有破关之感。

他们又干脆在秘境里修炼,过了许久,一切都结束了,才收拾东西打算离开。

沈怀安握起谷秋雨的手,他温和道,“走吧。”

二人一同离开。

在秘境中度过的万般艰难,仿佛已经几百年过去。

一离开秘境,真正的风吹了过来,他们都忍不住深深地吸了口气。

一时间,二人都有些百感交集。

谷秋雨收回她之前放在外面的法宝,她道,“看起来,外界才过了两日。”

沈怀安还未说话,便感觉周遭杀机四伏,他几乎下意识将谷秋雨挡在身后。

抬起头,便看到以段红琴为首的九个修仙界前辈立于半空之中,围住了二人。

来的九人都是高手,看起来虎视眈眈。

沈怀安有点疑惑,他开口道,“段掌门,你们这是?”

“怀安。我们此次前来,是要击杀妖女谷秋雨,和你没有关系。”段红琴淡淡地说,“还不快让开。”

谷秋雨在沈怀安的身后冷冷地注视着他们,沈怀安却有些不解。

“我们不是和魔域有过契约,不许伤她的吗?”

“傻剑仙。”谷秋雨轻轻笑道,“和我师尊签过契约的修仙者是不许的,可又不是每个修仙者都签了。这位段掌门不就没签?”

段红琴冷哼一声。

她看向沈怀安,加重语气道,“你快点让开。”

“不论是否亲自签署契约,都是代表仙魔两界的,怎么能出尔反尔?”沈怀安急促地说,“若是这样的话,殷广离不能代表魔域,他不出现,手下人带兵攻打,难道也说得通吗?”

“就是毁约,又能如何?”段红琴冷冷地说,“这妖女死有余辜,平日碰不得她,如今在秘境之处却是最合适的。杀了她,魔域也只会以为她时运不济没活着出来,殷广离也缺失了一员大将,难道你不想损伤魔域的实力吗?还是说,你还希望几十年后魔域屠杀修仙界?”

“我,我不是这样想的……”沈怀安低声道。

谷秋雨听段红琴要违背约定杀她都没什么反应,如今看到段红琴趾高气昂教训小辈一样训斥沈怀安,心中顿时不满起来。

“你少拿大话吓唬他。他不懂,修仙界那一套我还不懂吗?黑白颠倒,早就是你们常用的手法了。”谷秋雨冷冷地说,“不仁不义之事你们要做,好话好事也要抢占,不许别人说一个不字,我呸,真是一群狼心狗肺道貌岸然之辈!”

“你,你这妖女,休要胡言乱语!”段红琴怒斥道,“就是你蛊惑沈怀安……”

“我蛊惑他又如何?”谷秋雨冷笑道,“若不是因为我,他如何知道你们背后这些肮脏手段,少年志气赤子之心,他一心想要维护道义,只能被你们欺骗和利用!”

“段掌门,你和这妖女费什么口水!”旁边的那人沉声道,“不见棺材不落泪!”

“沈怀安,让开!”另一个长老冷声道,“难不成你要叛变师门,和妖女同流合污?!”

四面八方的声音犹如滚落的巨石一样一个一个压在沈怀安的肩膀上,逼着他做抉择。

所有人都不觉得他会选择另一条路,包括谷秋雨。

“沈怀安,你赶紧走吧。”谷秋雨笑道,“万般皆是命,我这一辈子,已经足够了。”

沈怀安一动不动,谷秋雨便飞开了。

修仙界九人此次前来是为了彻底击杀谷秋雨,她一走,顿时所有人也跟着围攻而去。

天空中,谷秋雨注视着虎视眈眈的修仙者们,她张开手指,玉笛已经出现在手中。

“谷秋雨,我劝你三思。”段红琴冷冷地说,“你今日必死无疑,只不过早晚而已。你若是束手就擒,乖乖等死,回去之后,我们便不会让沈怀安太难做。”

谷秋雨一怔。

她薄唇微抿,手中的玉笛又消失了。

看到她束手就擒,众人顿时喜色难掩。尽管谷秋雨作为后辈十分强大,但还没到他们的水平。只不过,她那毒术太过可怕,谁都不想冒险。

“算你识相!”其中一个长老道。

段红琴张开双手,顿时,黄色的光芒在她的手中凝聚,最后骤地冲向谷秋雨的胸膛。

谷秋雨闭上了眼睛。

等待的疼痛和解脱都没有到来。

锵———!

清脆的一声撞击,地面上嗡嗡作响。

谷秋雨睁开眼睛,却看到沈怀安持剑挡在她的面前。

“沈,沈怀安?”她不敢相信的喃喃道。

“沈怀安!你这是何意?!”段红琴更是凌厉地质问道。

沈怀安缓缓站直,手中的剑闪过凌厉的光芒。

“我沈怀安,最恨背信弃义之徒。”沈怀安冷声道,“今日只要我活着,无人能碰她!”

这话一出,众人大惊。

“沈怀安,你知道你选择的是什么吗?”另一个前辈厉声道,“你若是今日保她,未来便是叛徒,再也无法回修仙界!”

沈怀安冷冷地笑了。

“当初若是知道修仙界也是这幅德行,我自毁根基,也不愿踏入仙途一步。”他嘲笑道,“不回便不回,那又能如何?”

“小剑仙,你别这样……”谷秋雨也傻了,她磕磕巴巴地说,“我不值得你这样,你……”

沈怀安转过头,他看向她。

“你做错了事情,伤害过其他人,可你也被伤害过。”他沉声道,“我不想指摘什么。若是有可能,我愿意与你一起赎罪,哪怕共赴黄泉。可是……”

沈怀安抬起头,他冷冷地说,“可你不能这样不明不白的死,我绝不允许!”

谷秋雨心中顿时震动不已。

她呆滞地看着沈怀安的背影,眼眶逐渐湿润。

在这一刻,谷秋雨忽然觉得,是生是死,都已经不重要了。

生,和他一起。死,与他共赴。

得此良人,夫复何求?

沈怀安的选择在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可事到如今,话已说尽无法挽回,再也没有回头路了。

“他的叛意已起,日后活着只会是大祸害!”段红琴咬牙道,“既然如此,就将他们一起杀了吧!”

其他人也是这样想的。

沈怀安天赋异禀,他若是坠魔,未来只会血流成河。

“沈怀安,这是你选择的路,你便受着吧!”那长老沉声道。

……

五.终章

纵使沈怀安和谷秋雨皆是各自领域万年出一的英才,被九个大能围攻,也没有反击之力。

二人在秘境在吃了玄泪草贡献了很多,让他们堪堪在九人的攻击中抵抗了将近一炷香的时间。

这已然是奇迹。

他们最终还是无力招架。

谷秋雨扑向躺在血泊中的沈怀安的时候,她的手抖得要命。

沈怀安紧闭着双眼,他的睫毛仍然浓密卷翘,深邃的五官苍白的吓人。

谷秋雨趴在沈怀安的肩头,她垂下眼睫,喉咙轻轻地哼着歌。

九人落在地面上,为首的段红琴冷冷地说,“他因为你而死。”

谷秋雨恍若未闻。

她伸手合上沈怀安眼睛的时候,手已经不再发抖了。

“小剑仙……”她微不可闻地呢喃道,“我现在相信你了。”

那一年,牢狱之中,沈怀安沙哑地告诉她,若是能遇到她,那时他会救她。

谷秋雨当时并不相信。

潜意识里,她觉得自己不配被沈怀安搭救。

如今,沈怀安挡在她的面前,为她而死。

谷秋雨倚靠着沈怀安的肩膀,她轻轻地笑了,嘴里又哼着听不出调子的山歌。

修仙者正要杀掉谷秋雨,谷秋雨缓缓地坐了起来。

她一边哼着歌,一边拔出沈怀安送给她的沈家匕首,干净利落狠狠地插/入自己的心脏之中。

众人被她的行为震慑,一时疑惑,直到段红琴先反应了过来。

“她在召唤毒虫,以血为谋,快——”

已经来不及了。

谷秋雨以性命作为媒介,血液为阵法,召唤出了滔天虫阵。

在恐怖撕裂的尖叫声之中,谷秋雨摇摇晃晃地弯下腰,再次伏在沈怀安的胸膛之上。

“沈怀安……”她抚摸着剑修俊美的面庞,喃喃道,“若是有来生,我们做师兄妹好不好?我十岁那年,你可要记得来救我呀……”

沈怀安再也不会回答。

谷秋雨又虚弱了些,她咳出一口黑血,又断断续续地说,“哪怕……哪怕做一对普通百姓也是极好的。只要你在,便是极好的。”

身边,虫的嗡鸣声渐消,惨叫声也消失不见。

沈怀安的胸膛上,谷秋雨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上古森林恢复了平静。

就在这时,二人的额头上都出现了玄泪草的图腾,发光的小光球缓缓地从沈怀安和谷秋雨的眉间升起。

五千年出现一次的秘境,到了消失的时刻。

最后一秒,两粒小小的光球飞入秘境之中。

秘境彻底消失不见。

-

因为战场太过惨烈,当日之事传播极其迅速。

修仙界折损严重,百丈峰洪举失了得意门徒,更是痛苦不堪。他知晓是安灵儿将此事偷偷报告给其他门派,顿时当中辱骂,骂她吃里扒外,这件事情也不翼而飞,成了修仙界最大的八卦。

传闻百丈峰小剑仙与魔道妖女相爱,安灵儿爱而不得,做法拆散,没想到最后落得如此结局,安灵儿走在路上被指指点点。

她想要找陆言卿和萧翊痛哭撒娇时,却发现二人已经和她断绝了来往。转头去找李清成,李清成也闭门不见,据说要闭关三十年。

安灵儿骤地无人可依了。

修仙界因为缺失了九个门派的大能,变得手忙脚乱,自顾不暇。

谷秋雨头七那一天,她的副手程莎潜入修仙界,掳走安灵儿。

安灵儿睁开眼睛,看到殷广离的第一瞬间竟然不是恐惧,而是松了口气。

她向殷广离许诺,自己可以接受他的心意,但细节要好好谈谈,看他表现。

没想到,殷广离磨了刀。

“今天是阿秋的头七。”他轻声道,“我怕她孤独,你去陪她,可好?”

安灵儿惊恐的摇头。

“我不要,我不要,这不可能,你怎么可能会想杀了我,我可是——”

声音戛然而止。

魔王大殿,恢复了往日的安静。

…………

……

隔离世间的玄泪秘境中,秘境的罗盘不断变动,日月混乱的更替,最终恢复平静。

在最肥沃的土地之上,两粒光球散发着光芒,它们犹如种子,而秘境像是大地,供养照顾着它们。

古书记载:玄泪草,极其罕见,生于秘境之中。

秘境五千三百年一现世,维持三至五日,过期消失。

有传闻言,断情玄泪草,可拢破碎魂魄,重塑金身。

……五千年之后,这人间,我们再走一遭!

(全文完)

※※※※※※※※※※※※※※※※※※※※

【宝宝们求五星好评!拜托拜托啦】

【宝宝们求五星好评!拜托拜托啦】

终于写完啦!感谢大家等待这么久

其实这个结局我觉得算是死后而生,很有希望的。被上古秘境滋润五千年啊!转世后那是什么老妖怪虐菜cp(bushi)

呜呜呜还有点不舍,不过我国庆节时就开新文啦!我们到时候重聚哦=3=

10月1开一个整文全订的抽奖,感谢大家的支持,希望早点和大家重见quq

·

我的接档文:

接档文《仙尊她才12岁》

虞晚晚,年十二。

她修仙资质平平,全靠走后门进了大陆第一门派,成为了名副其实的透明小师妹,爹不疼妈不爱,每天都在干杂活。

有一天,虞晚晚的混吃等死的小日子忽然变得诡异起来。

门派之光大师兄对她嘘寒问暖,冷漠高傲的大师姐半夜起来给她熬果汤;

隔壁宗门的声名远扬的花心浪子第一剑忽然老实做人,不看貌美师姐却爬墙过来看望她……

一时间,虞晚晚被修仙界的英年才俊们包围,弄得门派其他徒弟都莫名其妙,觉得自己的师兄师姐们莫不是得了失心疯。

直到他们有人听到,那些英才们都尊敬的喊那十二岁的小师妹‘仙尊’……

-

仙界大佬虞晚仙子飞升神界时突遭意外,魂魄被击散,只剩一缕投往人界。

不少仙人都看笑话,觉得这次虞晚恐怕再也无法登仙。

结果,她的徒弟们都毫不犹豫放弃仙人之身,投身人界去找虞晚的下落。

找到之后,他们的日常就变成了‘仙尊,不要做危险的事情!’‘仙尊,不要爬树!’‘仙尊,熬夜对身体不好’!

虞晚晚:我太难了!!感觉自己忽然多了好多爹!

·

感谢在2020-09-23 21:03:56~2020-09-24 02:24: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ursoph14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阿梦和小鱿鱼 100瓶;贝希 1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我收了幼年大佬们做徒弟》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搜小说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搜小说!

喜欢我收了幼年大佬们做徒弟请大家收藏:(m.soxscc.com)我收了幼年大佬们做徒弟搜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荒野求生之不小心建了一个超一线 玄幻之原来我是绝世高人 大唐:开局迎娶李秀宁 抗日之超级军备系统 开局妹妹被夺混沌血 全职艺术家 神级回收:从双生武魂开始 歌神从直播开始 因为怕痛所以全点防御力了 神级系统末世最强供应商 佟小曼欧泽野 都市之无敌九万年 都市最强战神 幺女长乐 全球通缉校霸女友 顶级神豪 庆余年 武炼巅峰 团宠福宝的七零年代 湛爷的小妖精长大了
经典收藏 清世情缘:宫女珣玉 福至农家 宠妾作死日常 宁小闲御神录 爆笑后宫:皇上爬床,皇后出墙 倾君一梦负韶华 腹黑狂妃太凶猛 凤舞江山:腹黑魔王,跪下来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 黑店小娘子 盛宠皇妃:夫君,要亲亲 雷人俏王妃:爆笑五公主穿越系列 重生为后之卿本毒女 一指成仙 拒不为后:第一农家女 宰执天下 快穿:虐渣指导手册 贵女谋
最近更新 白眼狼,我不爱你了(快穿) (快穿)炮灰的人生 路人修仙记 夫君他是病弱反派(穿书) 宦宠 鸾鸣仙穹 傻女逆袭,至尊驭兽师 清都仙缘 快穿之女配全场最佳 月下尘如霜 我在魔界搞基建 回到20年前 花开彼岸情动忘川 往生阁 我养的崽登基了 上神喜当爹 [斗罗]魔神的成神之路 全能大佬只想当咸鱼 柠檬精反派的掌中娇 炮灰原配的人生(快穿)
我收了幼年大佬们做徒弟 浮岛 - 我收了幼年大佬们做徒弟txt下载 - 我收了幼年大佬们做徒弟最新章节 - 我收了幼年大佬们做徒弟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